生活在乌普萨拉

乌普萨拉,与其说是瑞典的第四大城,不如说是「相当大的一个小镇」。从首都斯德哥尔摩坐火车40分钟可达,许多学生和在斯德哥尔摩工作的人每天通勤, 以台湾的尺度来比喻,或许相当于桃园和台北的关系。但是在文化上,和我同行 的学妹说:「乌普萨拉是于瑞典的台南」,这是台南人的评价,我觉得十分精准。 乌普萨拉曾经是瑞典的首都,是政治和宗教的中心,有瑞典最老的教堂和大学。 虽然1634年首都迁至斯德哥尔摩、1702年一场大火烧掉了七成的中世纪建筑、 I960年代的瑞典都市计划拆毁了许多历史文化的见证,但乌普萨拉在瑞典人心 中,始终是一个古老而有文化的小城。

夏天的乌普萨拉

夏天的乌普萨拉

乌普萨拉有一种骑傲,那种骑傲并不像台南人对美食的坚持一样固执,也不像天 龙国人的态度一样尖锐。这种骑傲并未展现在人的身上,因为在乌普萨拉,你真 正会遇到的本地人其实不多,因此相较于斯德哥尔摩人有时过度明显的时髦,很 难归纳出属于乌普萨拉人的性格。我觉得乌普萨拉的骑傲,展现在它的开放,是 一种没有界线的骄傲。

乌普萨拉是一个神奇的小镇,无论是什么种族、国籍、性格、性别的人,都可以 在这里过得很开心。这就是我在乌普萨拉生活五个半月后,最大的感想。这里很 古老,但能吸引瑞典全国的年轻人,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交换生。这里很安静,却 不无聊,在台北、雪梨等大城市生活了二十年的我,奇怪能在这个商店街十五分 钟就逛完的小镇,悠闲生活了好几个月,却从不想念大城市的感觉。这里很小, 但可以容纳来自全球五大洲、从0岁到99岁的人,都在这里生活。这里很传统, 很有文化,异乡人可以在乌普萨拉体验数百年的学生传统,学习用瑞典态度过生 活。不过在乌普萨拉生活,反而可以让妳回过头来思考自己的文化,因为这里有 许多人尊重、关心你来自哪里,在来到瑞典之前是如何生活。

乌普萨拉城堡

乌普萨拉城堡

在乌普萨拉这个小镇,时间和空间的尺度概念,有时并不管用,因为你会发现自 己对于远近、快慢的各种尺度界线,渐渐被生活磨得模糊。一个钟头可走到的地 方就叫within walking distance,骑脚踏车20分钟能抵的地方叫近,而坐巴士成为一种奢侈,因为坐一次要台币近一百块。与台北的水平相比,乌普萨拉简直太 不方便了 !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想念方便,更一点都不觉得「不便」。当我放下追 求快速、方便、效率的概念,学习用双脚好好走路,我发现最棒的旅程并不是去 了伦敦还是巴黎,而是每天从宿舍走到学校的那段路。

从我住的学生宿舍Flogsta走 到市中心要40分钟一我必须先走过一片住宅区、穿过一座小森林、经过另一 座学生宿舍群、一座校区旁的墓园、一座大斜坡、最后再过一条河,才抵达我们 的「大广场」。奇妙的是,当我每天走路来回,却一点都不觉得远,因为我只注 意到头上的树叶转红、枯黄最后凋零,身旁的风承载的从九月的秋叶,变成十月 的初雪。据说我们宿舍的顶楼就看得到极光,可惜我从未赶上幸运,但我把握住 了夜晚的森林上空,每个走狂欢后的夜晚,用微醺的眼睛,看见清晰的银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