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普萨拉大学的课业问题

乌普萨拉大学在一学期开始几个月之前就要选课,例如学期九月开始,四月的时 候就要交出课程申请表。如果课程时间有冲到,就等开学后再处理,但是通常不 太会有冲堂的情况发生,因为瑞典学生通常「同一时间」只会修一或两门课。假 使一学期要求30ECT学分,可以选一门30ECT/100%的课,上一整学期,或是 先后上两门15ECT/100%的课,或是同时上两门7.5ECT/50%再上一门 15ECT/100%,但是绝对不可能同时上两门15ECT/100%的课。

图书馆

台湾的一门课,形式通常就是老师上课/作业/考试/实习,但是瑞典对于「课」 的概念比较有弹性,例如我上的Marketing, Organisation and International Business其实像是一大门课里面有三小门课,等于是台湾的营销管理、组织行为 学跟国际企业概论各上三个礼拜,每三个礼拜有一次大报告跟Web seminar。而 每个礼拜当中有又一个整天的Assignment、一次Seminar跟一次Lecture,就这 样重复了九个礼拜。更复杂的是每个礼拜上课时间还会变……这「一门课」上了扎扎实实的半学期,15ECT/100%。

课程之间的上课形式跟密度差别很大,也有规规矩矩的每周一次 Lecture+Seminar,或是半学期的课,只有头尾两次Lecture跟最后的考试。因 为这样的课程设计,让每个学生的课表都长得不一样,学期中间会有几个礼拜、 甚至一个多月的假也不稀奇。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经验,因为在台大时,我从来 没有修低于21学分过,每天都在reading和永无止尽的小组讨论之间赛跑。在 瑞典的一学期,可以重新学习安排自己的时间,既体验到了每天跟瑞典同学讨论 报告的紧凑,也有几个礼拜都不用作事,每天闲闲买菜、做菜的悠闲。

自己做肉桂卷

自己做肉桂卷